樂貝網-四川專業母嬰護理網站
樂貝網-四川專業母嬰護理網站
> 幼兒園 > 正文
成都商報

學前教育新政之下 幼兒園收費漲還是降?

http://www.lkkjzz.live 2010-8-19 20:17:34 成都商報

  今年7月,最終版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明確表示,我國將于2020年,全面普及學前一年教育,基本普及學前兩年教育,有條件的地區普及學前三年教育。

  很快,成都本地也傳來消息,成都市教育局正在制定《關于促進學前教育發展的意見》,計劃在2012年全面普及學前教育,并將每年補助經費11265萬元,今后,一半適齡幼兒有望入讀公益性幼兒園。

  新政之下,成都幼兒園的價格是“應聲而落”還是“繼續上揚”?年輕的父母們希冀政令能像一劑強心針,真正緩解當前的學前教育難題,而更多的業內人士則持觀望態度。

  現狀

    入園難 難于考公務員 入園貴 貴于大學收費

    周圍朋友都提前兩年為孩子報名上幼兒園,而郝敏卻一直沒有上心。直到今年6月,兒子滿3歲了,郝敏先后去了兩家機關幼兒園,均被告知“報名的人已經排到了2012年”。而在家附近的一家口碑較好的民辦幼兒園,好說歹說之下,園方同意再增補一個學位,但條件是每年得交13000元的建園費,每個月700元的保育費、300元的伙食費,要上興趣班還要另算錢。

    郝敏用“奪門而逃”來形容自己當時的狼狽。最終,她把兒子領到了父母所在的縣城,每月繳費700元,托關系,好歹還能擠出個學位。

    從7月開始,郝敏注冊成為成都各大幼兒論壇的會員,成為“待園族”。除了上班,其余時間都在忙著給兒子找幼兒園。她和其他“待園族”交流發現,和她有著同樣經歷的成都父母還有很多。

    網絡上,家長們愛用一句順口溜來形容“萬惡”的幼兒園———“入園難,難于考公務員;入園貴,貴于大學收費”。“為了讀某公辦幼兒園,有家長甚至在凌晨3點就開始在幼兒園門口排隊;為了搶到一個學位,孩子還沒有出生,家長就開始占坑報名了……”

    前不久,一位網友還用自己的經驗,列出了一份“幼兒園調查報告”:

    往年建園費是每年1000元的東光幼兒園今年的是每年2800元,漲幅180%,并不再一次性收取三年的費用。

    成都市機關二幼,生活費每月500元左右,兩年前的捐資助學費約為每年5000元,而今年漲到了9000元。如果小朋友入園時滿3歲需一次性繳費27000元,未滿3歲則要繳36000元,費用須一次性付完,且無優惠。到目前為止,今年的學位已全滿,只有等明年。

    前年還只有8000元建園費的金蘋果幼兒園晶藍半島分園今年是15800元,即便是一次性繳納也是這個標準,沒有任何優惠。

    曾經5000元的四川大學第一幼,今年的學位已全滿,明年3月左右開始報名,建園費將漲至8000元。

    華德福幼兒園如今除了每年8000元的建園費,4歲以下兒童每月還需交納980元,4歲以上兒童每月780元……

    這份報告看得郝敏“心驚肉跳”。“這哪是讀書啊?瘋了!瘋了!”剛買了二套房的郝敏甚至覺得,“投資炒學位或許能比炒房更賺錢”。

    原因

    A

    生育高峰惹禍 幼兒園學位缺乏提前規劃

    在大多數業內人士看來,幼兒園暴漲的價格和近年來的生育高峰有關。

    有著幾十年幼兒園管理經驗的園長蘭曉燕清晰地記得,“入園難”是從這兩年才日漸凸顯的。從2007年開始,全中國開始經歷一個生育高峰,父母們想在豬年生個“金豬寶寶”,隨后的2008年又是“奧運寶寶”。如此一來,孩子入園(幼兒園)的高峰也如期而至。

    據市計生委數據,2006年,成都市出生人口為7.3萬,2007年,該數字陡升到8.4萬;2008年,8.6萬。這24.3萬名幼兒將從2010年開始陸續地進入幼兒園。

    從市教育局公布的2009年成都市合法幼兒園的在園人數來看,近幾年全市各級各類幼兒園的招生基本都維持在11.5萬人左右。這意味著,即使這些孩子分兩年入園,成都幼兒園的學位也相當緊張。

    更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市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相關工作人員的介紹,這24.3萬名幼兒僅為母親戶籍在成都的。而近年來,成都還有大量的外來人口,他們中的很多人需要在成都生兒育女。

    對于市民就學位緊張的質疑,市教育局學前教育處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看幼兒園學位能不能滿足需求的一個重要指標是“入園率”,即:當年應該入園的幼兒總數與實際入園就讀的幼兒總數的比值。近年,成都的入園率一直都在95%以上,2009年成都3~5歲的孩子的入園率是95.2%。也就是說,學位數是基本能夠滿足的。

    但也有事實表明,成都有些地方在規劃學前教育時,并未將外來人口子女納入計劃。成都商報記者在多個區教育局采訪過程中,問到“預計的入園人數”以及“學位總數”這個問題時,各區幾乎都無法提供。

    一區教育局有關負責人稱,由于幼兒教育尚未納入義務教育,且民辦園占據主力,因此教育部門很難對學位進行事前的預判。

    據其介紹,教育部門對幼兒園的學位是缺乏提前規劃的。相關統計大多都是入院后進行的,即使要提前預判,教育部門也只能依據人口和計生部門提供的新生人口數據來判斷,而這些數據中,都沒有包括外來人口的數量。

    但無論采用哪種統計口徑,可以確定的是,生育高峰對“入園難、入園貴”的影響短期內并不會消失。因為,2010年,還有不少家庭在擠著要生“虎寶寶”。

    B

    10余年市場化 幼兒園總數一路減少

    另一方面,當出生人口因為各種因素在直線飆升時,幼兒園的數量則在一路減少。

    據《成都統計年鑒》,1990年,成都市的各級各類(包括公辦、民辦)幼兒園總數為2497所,2000年為2835所。而到了2009年,這個數字變成了1691所。

    不只是在成都,隨著幼兒園的市場化進程,全國幼兒園數量都在減少。1992年全國有幼兒園17.25萬所,到2002年只剩下11.18萬所,銳減35.3%。

    根據國內媒體此前的報道:對我國幼兒園數量產生直接影響的是在1995年,當時七部委發布《關于企業辦幼兒園的若干意見》,提出“鼓勵企業幼兒園向社會開放……推進幼兒教育逐步走向社會化。”

    在此前,我國的幼兒園均為公有幼兒園,主要由教育部門辦園和其他部門辦園。所謂的其他部門,即指機關、事業單位、部隊、廠礦、學校和國有企業等。而此后,國有企業的幼兒園開始和企業剝離。

    據52歲的李秀蘭回憶,伴隨著國企改制等大趨勢,2000年前后,成都大批撤并幼兒園。他所在的“石油幼兒園”也隨之撤并,劃轉為自負盈虧的民辦機構。幾年后,該幼兒園銷聲匿跡。

    “當時把房子租出去搞商業,比開園賺錢。”李秀蘭說,這也是不少幼兒園停辦的原因。雖然在1997年,國家又出臺文件,規定“在社會服務體系尚不配套的地區,主辦單位不能將幼兒園一步推向社會。”但由于企事業單位自身改革的負擔,多數企事業單位無論條件是否成熟,都把幼兒園推向社會。單位不再撥錢,最后導致大批幼兒園因經營不善等原因而紛紛關閉。

    在入園高峰的襯托下,“學位緊張”演變成了“學位恐慌”,加劇了家長們對未來資源的提前爭奪。而在郝敏新加的一個QQ 群里,不少剛懷孕的家長已經加入了“待園族”,開始尋思著占坑報名了。

    一位寶寶剛滿一歲多的父親,現在已經每天堅持給相中的幼兒園園長寫信,以希能夠“以誠心打動園長”,在入園的問題上通融通融。

    而對于更年輕的人來說,“入園難、入園貴”甚至已經影響到他們的生育抉擇。

    C

    貴族園太多 品牌打造拉高幼兒園身價

    但對于“入園貴”,不少民辦園園長卻不認同。

    金太陽沙河東籬幼兒園園長林蕓認為,現在“民辦園呈兩極分化”,一種是中端的,一種是高端的貴族園,不是所有都貴,“只是高端的貴族園太多了。”

    由于民辦園帶有很多市場特性,關于它的定價,政府不能干涉,只能對其實行備案。于是有些民辦園完全按照市場規律辦園,向高端化、貴族化發展。

    該現象也被售樓小姐張嵐發現了。“目前成都在售的樓盤,只要有配套幼兒園的,無一例外都是高端品牌、豪華裝修。”她印象中,城南一家私立品牌幼兒園的裝修費就高達800萬元,而每月的費用,平均得在3000元以上。

    某媒體的房產記者也有這樣的感覺。2009年至今,國內外各大知名的高端幼教品牌紛紛搶灘成都各大新建樓盤,如今,金蘋果已經不再是“貴”的唯一象征。媽咪家、橄欖樹、艾毅、伊頓、愛兒坊這些高端幼教品牌也逐漸被成都年輕家長們所熟悉。

    以成華區為例,該區目前在售的樓盤大概有30多個,有20個居住型的樓盤都有配套幼兒園,其中,除理工幼兒園、婦聯幼兒園、市十三幼等公辦園外,基本是高端的民辦園,收費都在每月1500~3000元。

    在高端化、貴族化的風潮下,一些小的、收費相對便宜的幼教機構也開始日益萎縮。李建軍就是被大浪淘出的“小沙粒”,他曾在成都開過兩家幼兒園,但現在已經銷聲匿跡了。據他介紹,“幼兒園確實有些‘暴利’”,但這兩年,這個行業被關注太多,錢也不再像當年那樣好賺了。最大的變化是場地沒有以前那么好租了。

    李建軍說,按照市場化的原則,幼教機構普遍喜歡把幼兒園建在高檔小區或入住率比較高的居民小區,因為這樣好招生,家長也舍得在孩子的教育上花錢。但這樣的小區,現在的門檻已經越來越高。

    現在要辦幼兒園,得通過競標方式才能拿到場地的租用權,“開發商不僅希望靠幼兒園的品牌帶動樓盤的銷售,同時,也希望在租金上產生經濟效益。”為此,競標方式往往采用特定的思路,即圈定幾個心儀的高端幼兒園,利用幼兒園品牌帶動房子銷售,然后再從候選者中選擇出價高者中標。

    因此,考驗競標者的除了品牌,資質以外,更有資金的實力。一個值得重視的現象是,近兩年,中低檔次的幼教機構鮮有在新建的樓盤中競標成功。

    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此前在城東北幾個大型樓盤的競標上,被成都人視為高端的“金蘋果”居然頻頻失手,一家新進成都的幼教機構———艾毅,以更為優厚的條件,奪下龍湖三千城和首創國際城的辦園場地。據悉,艾毅三千城幼兒園的收費為每月3000元左右,只針對業主有少量優惠。

    “高檔幼兒園相對容易賺錢,賺錢后更容易打造品牌,價格也就越來越貴。”李建軍說,這些高價幼兒園,根本無益于解決“入園難”問題。他預測,照這樣發展下去,幾年后,孩子的教育開支將成為中產階級最沉重的負擔。

    在業界很多人看來,由于這樣的現象,幼兒園的費用在未來幾年仍然有攀高的趨勢。

    D

    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看價格成家長選園標準

    比起樓盤銷售這個“外因”,家長們“為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的軟性要求,對價格的催漲作用更強。

    蘭曉燕發現,如今“看幼兒園先看裝修,選幼兒園要看價格”已成為部分家長的選園標準。對于很難看出優劣的幼兒教育來說,家長們往往更愿意被擺在面前的實實在在的高檔裝修和配置而左右。

    沙河東籬幼兒園是一家市級一級園。據其介紹,有家長聽說幼兒園一年只收2000元的建園費,便認為“這家幼兒園不怎么樣”,寧愿選擇附近另一家建園費高達8000元的,沒有級別的幼兒園。

    這樣的事件促動了一批公辦園的“改頭換面”。去年,成都不少公辦園都進行了重新裝修,建園費也跟著漲了一大截。其中,一機關幼兒園豪擲幾百萬裝修,還曾引發媒體的廣泛質疑。

    在市民李先生看來,幼兒教育的怪圈是源于一句“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就是為了這句話,家長們充當了“孩奴”,爭著把孩子送到不屬于自己階層負擔能力范圍之內的學校去就讀。

    市民張先生經歷了兩個多月的奮戰,輾轉了5所幼兒園,才為女兒“搶”到了某公立幼兒園新辦的分園明年7月的一個學位。每年建園費8000元,保育費和伙食費580元。

    在他看來,目前媒體報道的“入園難”其實更是“選園難”———要選擇一個能符合自身經濟條件的好幼兒園很難。

    朋友告訴他,而“幼升小”的入學面試或考試,已成為不少好小學的擇校門檻。

    前不久,一則名為《“幼升小”名校試題精選》的帖子出現在各大網絡論壇上,該帖收集了北京市各小學的“幼升小”入學試題。題目“雷翻了”一大批家長:

    “小明不喜歡穿高跟鞋,小明換燈泡不用梯子,小朋友你們認為小明是誰?”“有1到9九個數,請問是按什么把它們分成1、3、7、8;5、9;2、4、6,三類呢?”

    張先生還聽說,目前“幼升小”入學考試的考察內容大致歸納為數學思維、語言能力及綜合能力幾個部分,其中語文和數學最為重要。為此,幼兒園的選擇不能馬虎。

    新政

    提供補助建公益性幼兒園 實行政府定價

    數據顯示,長期以來,我國政府對學前教育的投入大概只占到教育經費的1.3%,但國際平均水平是3.8%,高的國家大概占到7%到11%。但這1.3%還主要投到了公辦幼兒園,包括政府機關辦園和教育部門辦園等。就成都而言,成都現有的1600多所幼兒園里,78%都是民辦。

    “入園難,入園貴”。繼義務教育免費、高等教育控制學費及完善資助體系等措施之后,學前教育問題日益凸顯,成為最主要的民生難題之一。

    根據今年7月公布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我國將于2020年,全面普及學前一年教育,基本普及學前兩年教育,有條件的地區普及學前三年教育。

    成都市教育局近期也擬定了《關于深化城鄉教育統籌大力促進教育公平的意見》的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表示,成都市計劃在2012年全面普及幼兒教育。兩年后,成都每個鎮(鄉、街道)至少會建起一所公益性幼兒園,并實行政府定價。

    據悉,為此,政府每年預計補助經費將達到11265萬元。目前,該意見的征求意見稿已交由各區(市)縣政府進行研究,并提出修改意見。

    行政之手能否遏制幼兒園的價格漲勢?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征求意見稿》可謂“招招扼住了要害”,也符合國際趨勢,但要在短期內讓幼兒園退燒卻無法實現。因為,義務教育的欠賬還沒還完,政府的投入力度尚需用事實檢驗。

    有區縣教育局負責人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入園難”也并非教育部門一家能夠解決的,這說到底還是政府投入的問題。雖然從國家層面已明確表態保證實現4%的教育投入。但這一政策落實到各地,也需要經歷同樣的陣痛時間。

    也有負責人呼吁,盡快出臺相關配套文件,保證各地方政府落實對幼教的投入。

    而在更多的幼兒園園長們看來,目前,政府的這只手主要是“補低端”,即滿足普通老百姓的基本入園需求。即使這些“公益性”幼兒園建了起來,也仍然很難改變家長們對優質幼教資源的爭奪。尤其在中心城區,對“好幼兒園”、“品牌幼兒園”的爭奪仍然會非常激烈。

    他們預測,關于幼兒園難、貴的話題或許還將在成都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未來走勢如何?是“市場化”和“公益性”博弈,也考驗著政府的智慧。  (應被采訪者要求,文中郝敏、李建軍系化名)

    成都探索

    辦公益性幼兒園

    省錢更多 解決學位也更多

    2005年起,高新區開始嘗試“公益性”幼兒園建設,目前已建成8所,還有3所即將在今年投入使用

    啥叫“公益性”幼兒園?政府投入多少才算“公益性”?事實上,在成都,類似的公益性幼兒園是有模板可循的。

    高新區,從2005年就開始嘗試“公益性”幼兒園建設。最初,政府把其稱為“平民幼兒園”。針對拆遷社區,該區出資修建并高標準裝修好幼兒園,再通過招標引進幼教機構進行民營化管理。

    按照協議,政府在場地租金方面予以優惠,前幾年還可全免租金。但辦園方在收費上必須按政府的限價價格收取。

    目前,高新區類似的幼兒園已有8所,今年還有3所即將投入使用。而高新區僅有4~5個街道,目前幼兒園的配比已超過市級“每個街道建一所公益性幼兒園”的標準。

    與公辦幼兒園相比,公益性幼兒園開辦起來更快也更省錢。為了證明公益性幼兒園有普適性,并非“有錢的高新區”才能辦,高新區社會事業局教育處處長王用遠給成都商報記者算了一筆賬:“實際上我們就是在場地和裝修上集中花一筆錢,其余的就交給了市場,比起傳統的公立幼兒園相比,政府不用再承擔師資的費用,而是借助了民間資本,這筆錢可以節約出來修建更多的公益性幼兒園。從性價比上,前者更快,解決的學位也更多。”

    蘭曉燕目前是該區2家公益性幼兒園的園長,她認為,公益性幼兒園確實是解決“公共服務”和“市場化”這對矛盾的最好辦法。比起此前拆遷社區的“作坊式”幼兒園,公益幼兒園同樣便宜,還大大提高了質量。但她也提出,對于限價的額度,政府還應更為靈活。目前公益性幼兒園也存在生存難題:“每月260元的標準是3年前定的,現在物價水平已經漲了一大截。扣除成本等相關費用,幼兒園能發給老師們的錢已經相當少。對蘭曉燕來說,她不得不常常面臨師資流失的問題。”

    她建議,政府在公益性幼兒園的管理上也應該有一定的自由度,讓其也有競爭和品牌的盼頭。不過,從管理的角度上來說,度的設定和把握確實很難。

更多 成都商報 的新聞
·
懷孕準備
·想要男孩嗎?建議女性孕..·專家建議:準媽媽產前需..·計劃受孕的夫婦不可操之..
·通過飲食控制受孕胎兒的..·婚后夫妻要同補葉酸,有..·警惕!男性的不當睡姿容..
·孕前需要檢查的六大常見..·男女雙方應做的孕前檢查..·準爸爸在飲食上應該注意..
·婚前體檢有利于生育健康..·多吃粗糧有助治療男性不..·長期服避孕藥女性要多喝..
·
產后恢復
·產后恢復:新媽媽如何恢..·剖腹產后恢復不容忽視的..·探索新媽媽乳房變小之謎..
·女性對產后豐胸的錯誤認..·教你五招 產后女性打造..·警惕:產后女性切勿走入..
·排毒飲食療法 產后巧瘦..·剖腹產會讓母乳里“殘留..·如何讓產后生活更健康更..
·產后第一天新媽該知11..·產后子宮復原有何妙招?·產后惡露不盡怎么辦?
·
新生兒
·如何培養寶寶良好的睡眠..·如何為新生兒選擇恰當的..·新生兒的囟門要小心呵護..
·月子飲食吃得不能太精細·親吻寶寶易存在健康隱患·媽媽母乳過多怎么辦
·新生寶寶初乳喂養守則·媽咪要如何選擇寶寶用品·寶寶出生后的一些怪現象..
·寶寶頭垢的正確清洗方法·新寶寶最易出現哪些狀況·新生兒發燒該怎樣下“藥..
快乐小丑客服